第一部:不归路
1. 奔月 2. 生离 3. 死别 4. 虫洞

第二部:重返伊甸园
5. 末日 6. 天元 7. 中伏 8. 求死

第三部:大秦悍将
9. 战神 10. 绝望 11. 幻灭 12. 诗史


第一部:不归路

1. 奔月

"你觉得我们现在像什么?"苏璇若有所思的问道。
"嫦娥。" 王牌情报官陈龙面无表情的回答,话机里传来苏璇等人的轻笑声。
运输船正向着月球高速飞行,近20个大块头机甲在舱中手舞足蹈,像上个世纪的疯牛病患者。队长许超知道队员们只是想活动一下手脚,号称能发挥机甲战士100%控制能力的浮悬紧贴式座仓,战时能灵活的完成各种复杂高难的动作,但在非战斗状态下,空间的压迫感让人窒息。这让他想了古典式两轮赛车(又叫自行车--编者注)的座椅,在你拼命蹬车想加速超过对手的时候,这种座椅很合适,可是,只有最高级别的白痴,才会蹬着这种赛车去郊外踏青。
许超竭力控制焦躁的情绪,他不愿让手下的弟兄们从屏幕上看出,他是多么乐意敲掉那个该死的装酷的情报官员的脑袋。没有人愿意在蜜月中被当作垃圾塞进垃圾运输仓,再被发射到离被窝384400公里以外的地方,仅仅因为那家伙向上级提出的暂时还不知道有多么弱智的行动计划。
显示屏开始闪烁,耳边传来陈龙阴冷的声音。
"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你们现在可以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所有队员左上方的战屏监控屏上出现了一台很复杂的仪器,给人的感觉便是无数插口与线路的组合体。
"找到这台被偷走的机器!然后把它带回地球。"
许超耳边听到特木尔的哼哼声,看来没有人喜欢这个阴冷而骄傲的家伙。可连他自己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简短而明确的命令尽管让人很不舒服,在实战时往往效率很高。
被伙计们尊称为"工程师"的沙廖夫小心翼翼的向长官求证:"月球表面积有三千八百万平方公里,长官的意思是让我们把每个垃圾桶都倒过来?"
耳机边传来特木尔等人的哄笑声。陈龙深吸了口气,望着舱外因为渐渐逼近变得头角峥嵘的月球,缓缓的说:"伊甸园。"
众人安静下来。
许超突然想起,这次行动的代号叫做"嫦娥"。

"嫦娥"是中国上古传说中的异数,她居然抛弃了英勇的丈夫,一意孤行的偷服灵药飞向月球,情愿生生世世独守在孤清的广寒宫内。
难道这是一个不祥的凶兆?许超深情的望了一眼苏璇。二人双目一对,柔情无限。苏璇是他新婚的妻子,他的爱人与战友,他此生灵魂的栖所。一想到可以与她并肩作战,同生共死。许超的心中又变得异常宁静。

特木尔与沙廖夫等人自然捕捉不到这些微妙的情绪。震慑他们的,是"伊甸园"以及它背后的"大秦集团"。
人类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像"大秦集团"这么庞大的财团。它有很深的宗教背景,又有强硬的政治后台,势力早已渗透到医药、宇航、军工等各个重要领域。甚至连当前特种部队的制式装备--机甲,都是大秦集团的专利。任何企图肢解它的检察官都会被告之,除非他能解决八千九百万人的就业问题,否则他的提案将在第一时间被否决。
建在月球低空轨道上"伊甸园"空间站,便是大秦集团的心脏,也是这次"嫦娥行动"的最终目的地。
"科技水平至少领先10年的大秦集团,会去偷地球联邦政府的机器?"沙廖夫喃喃的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没有人会回答原本便不应当问的问题。


2. 生离

透过运输舰的前窗,队员们看到"伊甸园"空间站在眼前慢慢变大,这是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重要程度并不亚于2148年建成于大西洋海底的"亚特兰提斯"。
"伊甸园"的工程或许不如能居住7000万人的"亚特兰提斯"那般庞大,却以极其奢侈、豪华和绝对领先的技术而著称于世。能够有机会来到"伊甸园"参观一次,是许多人毕生的梦想。
垃圾运输船并不直接降落在空港,而是在港口轻巧的一转身,进入专用的垃圾处理站。
"作战时间到了!"陈龙努力使自己兴奋起来:"第二小队,跟副队长杰克去动力舱,切断空间站的动力,造成混乱;第三小队,由队长许超指挥,守住垃圾站负责接应;第一小队,跟我去夺回机器!记住,这是一次特殊行动,谁也不得擅自开启能量盾暴露目标"
"Yes,Sir"众人习惯性的大喊。
视屏上的作战模拟演示系统将整个空间站的地图、敌我双方人员分配、作战命令、注意事项都解析得清清楚楚。许超也不禁默然,这家伙看来是一位天才的阴谋家。
20个全幅武装的机甲从运输舰的仓库中冲出是很恐怖的情景,唯一的保安眼睛还没来得及瞪圆就被特木尔的机甲抓在手里,许超指挥第3小队迅速占据各个制高点与隐蔽点,行动顺利得像一场例行演习。
"出发!"陈龙一扬手,两队机甲分头向空间站的深处扑过去。苏璇分在第1小队,临走前她的朱唇轻轻的抿了一抿。许超立即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这是他们之间最隐秘的语言,在新婚之夜,这双朱唇曾让他尝到欲仙欲死的滋味。

"那位情报局的长官像一具僵尸,头儿。"特木尔用小组间的通讯频道表达自己对陈龙的不满。
"我也不喜欢他。"许超心不在焉的敷衍着。
"不必担心,头儿。这次行动比演习还安全。"特木尔看出了许超的不安:"大秦集团作贼心虚,只要我们找到赃物,他们不敢与政府直接对抗。"
"是啊,"沙廖夫垂着头显得非常沮丧:"看来这次我刚发明的新式武器了又派不上用场了"
"新式武器?!"特木尔差点跳了起来:"上次你发明的'超极臭蛋',让全队的人都得了厌食症,平均每人瘦了十公斤,你还敢说新式武器!"
"上次是……意外泄漏,这个……纯属意外,纯属意外。"沙廖夫讪讪的辩解道。
许超对手下的这对活宝实在是哭笑不得。特木尔作战勇猛,但作风轻佻,喜欢惹事生非。沙廖夫自称是"人类文明史上排名第二的科学天才"(据他说排名第一的是爱因斯坦),经常自个儿琢磨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发明,把大家折磨得不成人形。
或许完成这项任务后,应当与苏璇谈一谈,许超闷头想着心事。热恋期间二人分配在同一中队,自然是天赐良缘,但婚后二人再同时出来执行任务,多少会有些压力……
"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他的思路。爆炸是如此的强烈,整个空间站都开始撼动。一刹间灯光全部熄灭,几乎是同时原始的应急灯亮了起了来,发出诡异的红色光芒。
"发生了什么事!"许超对着屏幕大叫:"杰克,杰克!你这该死的狗杂种,快回答!"
"这不可能。"一向无法无天的特木尔也惊呆了,战略监控屏上第二小组的状态灯全部成了暗灰色。对于机甲战士,这只意味着一种可能--死亡。
"核爆!头儿。快开启能量盾。"沙廖夫突然想起,只有一种力量才能在瞬间消灭6个全副武装的机甲战士。一定是杰克他们在破坏动力装置时误引爆了小型核发电机!
"任务终止,全部撤退。"监控屏上陈龙的头像开始闪动:"所有队员开启能量盾,第三小队准备掩护。"
"可是长官,我们已经看到它了。"苏璇惊叫了一声:"它正在启动!"
"撤退!这是命令!"陈龙斩钉截铁的说。
战略监控屏上已经搜索到了第一小队的绿色能量源,正沿着环形通道向垃圾站急速靠拢。同时还出现许多不明的红色能量源,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
"启动所有火力系统,准备狙击。"许超冷静了下来。毕竟这是战场,他根本无暇去哀怜队友的殒灭,没有谁知道下一分钟会轮到谁。想到正处在危险中的苏璇,他心中不禁一痛。

3. 死别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陈龙与苏璇等人的机甲才姗姗出现在视野内,后面紧跟着多具轻型警卫机甲。
"开火!"许超一声令下,特木尔等人的能量炮暴风骤雨般招呼过去,打他们打得七零八落,剩下的纷纷寻找地方隐蔽。
"运输舰准备启动。第一小队先撤回舱中,第三小队三个一组轮流掩护"陈龙在弹雨中显得非常镇定,有条无紊的发布着命令。
这家伙倒不是完全一无是处,许超想,随即把手下分成两组,一组先行撤至运输舰的入口处设防。"伊甸园"底部的爆炸声越来越近,看来这次小型核爆的威力超出想象,有可能整个空间站都会毁于一旦。
第一小组与许超等人眼看便要会合,几道红光悠悠的晃了过来,每个人的眼中都是一闪,整个垃圾处理站到处响起了爆炸声。
"高爆弹!"许超一声怒喝。这是只有正规部队才被允许携带的制式武器,可在4秒内于大半个足球场大的范围连续爆炸,并高速迸发出总共超过5000颗的小型钢珠,能有效地破坏敌人机甲脚部关节等薄弱部位。大秦集团居然敢违背地球联邦议会的禁令,私下配备给警卫机甲,仅这一条罪名就足以被立即强制解散。
许超话音未落,几个黝黑的大块头机甲从激光弹雨中突了过来。它们行动缓慢,但将能量防护盾的功率开得异常强大,特木尔等人的激光炮几乎无法撼动它们庞大的身躯。
陈龙此刻的震惊无以复加,从外形上看,这无疑便是大秦集团与军方中南武器研究中心合作开发的新一代"神武型"强力机甲。大秦集团一直以技术尚未成熟为由拖延交货日期,此刻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特木尔,用高速离子炮消耗它的能量盾。沙廖夫,换穿甲弹,瞄准头部,开火!"
许超指挥众人切换攻击方式,对于战争与火力,他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离子炮的快速打击撕开了神武机甲的防护盾,一连串的高能穿甲爆破弹准确的从空隙里打了进去。纵然是厚达5cm的高韧度合金也无法承受如此密集的持续打击。只听见一阵剧烈的金属磨擦、变形与崩裂声,冲在最前面的神武机甲头部飞了出去,失去定位功能的机甲随即东倒西歪,像喝醉酒的醉汉,与紧跟在后面的机甲撞在一起,双双委倒在地上。
"欧--Yes!"许超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他还来不及享受胜利的喜悦,目光转处,整个身子全部落入冰窟中。
苏璇驾驶的轻型特种机甲,双腿已经被高爆弹散开的钢珠打成粉碎。她全身都暴露在密集的火力当中,只能靠左手撑在地上保持躯体不坠,右手勉力还击,身上能量防护盾发出的蓝色光芒已越来越黯谈。
许超脑中轰的一声一片空白,他发疯似的冲了过去。半路上却被特木尔与沙廖夫一左一右死死牵住双臂。
"头儿,对不起。我不能让你去送死。"特木尔扭开头,不忍去看许超喷火的双眸。这位铁一般的蒙古汉子,虎目中居然也有泪光泫然。
许超想要拼力挣开,被二人一用力,架在了空中。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璇身上蓝光渐渐的泯息,仿佛体内原本充盈着的无限生机与活力也被渐渐抽空。
屏幕上的苏璇显得异常沉静。她深情的看着她的丈夫,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终于又止住。一道白色的能量炮打在她的身上,机甲轰然倒塌,一切又归于寂止。
沉下去。沉下去。沉下去。
许超忽然想起儿时玩过的一种叫"阿拉伯飞毯"的游戏:座椅飞速下坠,失重的人心中阵阵紧抽,如寒风中的雏鸟,无枝可依。
他那空洞绝望的双眸,点燃了所有人的怒火。就连已经撤回运输舰的队员,也冲了回来。离子炮,激光点射枪,跟踪导弹,密集的立体交叉火力将紧逼过来的敌方机甲摧残大半。
"能量供给系统失灵!长官。"
"火力控制系统失灵!!"
"雷达扫描系统失灵!!!"
突然间所有的火力都静止下来,队员们只有靠原始的机械动力笨拙的躲闪敌方的射击。一直沉稳自若的陈龙也被这一连串的惊变打懵了头。
"可恶!这些家伙。"沙廖夫恨恨的说:"居然在机甲的控制系统上留了后门。"
军方装备的制式机甲,原本便是大秦集团的专利。但控制系统却是由双方联合研制与改进的,现在看来军方的高级技术人员已被大秦集团预先收买,在控制系统中埋下了"特洛伊木马",必要关头可以完全解除军方机甲的武装。
"30秒钟内立即投降,否则将被完全摧毁!"
"再重复一遍,30秒钟内立即投降,否则将被完全摧毁!"
耳机中传来敌方下达的最后通牒,这是他们没有切断通讯系统的唯一原因。
自己居然没有算到这一着,陈龙不禁苦笑:"所有队员可以启动第99条军规。"
第99条军规,实际上也是最后一条。它规定了士兵在遇到不可抗力时有自由选择命运的权利。大秦集团的野心与实力远远超出想象。事态的发展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愿赌服输,没有必要枉送了全队人的性命。
"等一下,长官"沙廖夫抢着说:"或许,我有一个办法。"
……

4. 虫洞

"我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特木尔早已吐得筋疲力尽,一边敲着头一边痛苦的呻吟:"还要再闻到那该死的臭蛋。"
"可它救了我们的命!"小个子俄罗斯人也吐得并不轻松,但还是想竭力维护"工程师"的荣誉。
在大家正准备束手就擒的时候,沙廖夫投出了精心研制的若干秘密武器之一"超级臭蛋"。难以言述的臭味弥漫在整个垃圾处理站,所有的人都开始呕吐。大秦集团的警卫机甲更是惊恐万状,怀疑遭到了古老的"化学武器"的攻击,全部在第一时间后撤并采取紧急防护措施。
特木尔等人经受了上一次"意外泄漏"事件的摧残,反而较能适应这种恐怖的气味。大家用最快的速度御下了机甲撤回运输舰。只有许超费了些周折,他怎么也不愿离开苏璇被击毁的机甲,众人对着重达数吨、只能从里面打开的合金装甲也一筹莫展。陈龙最后只好强行命令特木尔从脖子后面给了许超一下,再拖回舰舱。
此刻许超已经醒过来,他一言不发,倏的扑到窗前。
众人都被他奇异的举止吓了一大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每个人都目瞪口呆。
伊甸园底部连锁爆炸引发的火光,很快被中部的另一道奇异的光线所淹没。
光线的中心迅速膨胀,仿佛上帝之手在无尽的黑暗中撕开了一道裂口,又如一只睁开的独眼,悬挂在月球上空,直直的盯着众人。而伊甸园镶在正中,显得分外诡异而恐怖。
"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那是潘朵拉的盒子吗?"沙廖夫低下头六神无主,委屈得如一位错手打破瓷盘的小孩,这也是大多数幸存者的心思。
特木尔转过身,双手握紧了拳头。
许超走上一步挡住了他,逼视着陈龙:"长官,我已经失去一半的兄弟,现在只是想知道真相!"
"最可怕的事情可能已经发生,没有任何再隐瞒的必要了。"陈龙长叹了一口气道:"一个月前,联邦科学院与大秦集团联合研制"人工虫洞发生器"在完工的前夕突然神秘失踪。联邦情报局随即介入此案。种种线索表明,所有的疑点都指向大秦财团。"
"人工虫洞?"沙廖夫惊问道。
陈龙点点头:"早在20世纪,爱因斯坦便提出了打破古典物理学的相对论,使在任意时间与空间中的穿梭成为可能。有关"时空隧道"的伟大设想必须具备两大条件,即"虫洞"和"负能量"。宇宙间不同的时间和空间通过"虫洞"可以互通;"负能量"是一种怪异缥缈的能量,可以抗拒一切引力,理论上可以用来打开"虫洞"、稳定"时空隧道"。同时保护穿过"虫洞"的人不会受到时空扭曲力量的伤害。
这次由全球一流科学家联手研制的'人工虫洞发生器'原本是人类宇宙史上的一大飞跃,然而大秦集团竟然决意独自占有并启动机器,据说是要为了召唤传说中某种古老的神灵,这是军方所绝对不能容忍的。"
"于是便派我们这些可怜的傻瓜来黑吃黑?"特木尔讽刺道。
"大秦集团的独特背景使军方根本无法正面介入此案!"
"我们到达的时候机器已经开启,想必正在试运行。"沙廖夫仔细回忆着:"杰克引起的核爆,激发了宇宙间的负面能源……然后,时空之门裂开了!上帝啊,接下来到底还会发生什么呢?"
陈龙显得有些疲倦,他跌坐的椅子上:"整个事件的危险之处在于,没有人知道会有什么危险。或许明天便是世界的末日,可是现在,我只想洗一个热水澡"
众人纷纷松懈了下了,毕竟他们都是军人。这种职业要求有钢铁般的神经与意志,随时随地的面对死亡。
只有许超一人倚在窗前,遥望着渐渐远离的妖瞳般的伊甸园,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
那儿,有他心爱的妻子。便在十二小时之前,他还拥吻着她温暖湿润的身体,闻着她的呼吸,听着那急促而销魂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