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潮背后 电子竞技的现实思考

2019-04-17 10:29:45   来源:新浪游戏

  [新浪游戏频道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根据Newzoo和体育产业生态圈联合发布的《2019年全球电竞产业报告》,中国的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7500万人,位列全球之最。而iResearch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达到940亿(包含端游电竞、移动电竞、电竞生态),但其中电竞生态市场只占其中的18.9%,预计2020年中国电竞生态市场在商业化的推动下,占比会达到27.8%。

  2017年6月16日,笔者参加了腾讯在上海珠江创意中心举办的电竞“五年计划”,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认为,中国电竞从1998年走来,已经步入电竞产业化和社会关注度日渐成熟的“黄金时代”,他认为,“如果发展顺利,中国电竞有理由在5年后迎来钻石时代、王者时代的可能”。

  随着中国电竞在亚运会、S8总决赛的陆续夺魁,“电竞热”再次出现在社会的视野中,2019年4月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自2105年后公布了13个新职业,其中包含电子竞技员、电子竞技运营师两个电竞相关的职位;再加上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体育产业统计分类(2019)》,电子竞技归为职业体育竞赛表演项目(与足篮排属同类),让人看到国家对于“电竞”这个新兴行业的支持和重视。

  电竞作为近年来发展最迅猛的产业之一,它的钻石时代,看起来近在眼前。

  理想和现实

  但电竞人并没有开心多久,即将举办2022亚运会的杭州亚运会组委会,近日公布比赛项目,其中并没有看到电竞项目。其实这件事在去年就已经有了苗头,虽然电竞已经成为国家体育总局第78号体育运动,并正式纳入2017年阿什哈巴德室内武道运动会、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和2022年杭州亚运会;但在2018年底的更高规格的奥林匹克峰会上,已经就电子竞技议题进行了讨论,得出的结果是——为时过早。

  国际奥委会主席不止一次谈及电竞拥有的违背体育精神的暴力性,在类比击剑、射击等项目时,他解释道,体育项目应该对暴力行为作“文明展示”,否则它就有别于奥林匹克精神。抛开这个解释,另外一个绕不开的原因,恰恰是电竞自身商业化的根本属性。简单的说,电竞并不是一项运动,是由相关电竞游戏组成的集合运动,而单款游戏的本质却是商业产品。如果一款电竞产品能成为正式比赛项目,其中蕴含的商业价值将不可估量,这样的关系让项目的甄别选择成为一道难题,造成和运动精神相悖的现实问题。

  这已经不是电竞第一次体验这种“过山车”般的待遇,早在2003年,经过第一批电竞人的努力,中国派出自己的队伍参加WCG总决赛,媒体和民众开始关注这个崛起的产业,连CCTV5也开播名为《电子竞技世界》的节目,电子竞技在那年,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运动项目。

  可仅仅过去一年,“春天”就结束了,中国电竞人还没来得及欢呼,一纸禁令又将刚刚发芽的电竞拖回谷底。

  直到2008年,电子竞技再次被定义为第78号体育运动,前《魔兽争霸3》世界冠军Sky李晓峰曾在社交媒体上说道,“从无人知晓、备受偏见到成为被人认可的体育项目,电竞运动在中国经历了将近二十年的曲折,”在Sky得知电竞“入亚”时,认为这将是电竞新的拐点。

  可是这件事目前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杭州亚运会的大门看起来马上要向电竞关闭了。不过很多业内人士对此还是保持着乐观的心态,不少资深人士表示,即使电竞无法入亚,对国内电竞行业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就现阶段的情况看,电竞行业正在往一个更好的方向推动。

星际解说黄旭东星际解说黄旭东

  搭着直播平台的宏利和移动市场的膨胀扩张,中国电竞行业经历了2017年高达120%的用户增长,从1.3亿来到2.8亿的规模(2018年3.5亿),预计2019年将突破4亿电竞用户。

iResearch《2019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iResearch《2019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

  根据《2019年中国电竞用户线下消费情况》显示,有60%的受访者愿意在线下进行消费。值得一提的是,电竞不仅有“每周频繁玩核心电竞游戏、半年至少观看或参与过一次核心电竞游戏赛事”的核心用户,也包含“每周仅看电竞相关直播”的综合泛用户。庞大的用户基数和电竞生态圈的低占比,映射出行业急需更多的电竞产品、电竞赛事去承载这些用户的需求。

  在电竞联盟、电竞小镇、电竞场馆遍布全国的时候,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投身到职业选手的行列中来,他们就像血液一般,不断地为电竞行业输送着养分。

  残酷

  传统体育的残酷属性在电竞选手上一个不落:较短的职业寿命、艰辛的训练以及高发的职业病。用手过度造成伤病退役的选手不在少数:《星际争霸2》“天才少年”Taeja,曾被评为仅次于Mvp和Life的史上第三伟大《星际争霸2》选手,因为过度训练让他的职业生涯只停留在21岁。前《星际争霸》选手Jaedong在他的纪录片中曾提到,他每天的日常就是打8小时《星际争霸》,再思考8小时应该怎么打,周而复始,才能保持顶尖的水平。

  《英雄联盟》S7第一打野“MLXG”、称霸LPL两个赛季的“PAWN”,《Dota2》EG战队的“教父”Fear,都在职业生涯期间受到伤病的折磨。Fear在退役时说道:“今天我正式宣布从《Dota2》赛场上退役,以前我曾经希望成为一名职业选手,来到EG战队之后,我逐渐实现了我个人和战队的目标。而现在伤痕累累的我只希望能够早日恢复健康。我依旧渴望打职业和一如既往地喜欢Dota,但是长期的手伤已经不允许我这样做了,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

  Fear在2015年退役后,2017年再次回归,但被伤病折磨后状态直线下滑,最终在2018年被EG战队除名

  除此之外,电子竞技还有一项额外的残酷属性,不同于传统体育,电子竞技并不是一个项目,而是若干竞技游戏的集合体。游戏内容的快速更迭直接影响着选手们的职业生涯(从业人员亦然),即使是同类型游戏或同款续作,为了满足用户的新鲜感,游戏玩法上的变动是必然,如果选手没能成功转型,就会直接面临被淘汰的命运。这里不得不又把Jaedong拿出来当例子。

  Jaedong作为《星际争霸》中的最强虫族之一,在转型《星际争霸2》的过程中,由于无法适应偏向大局观的操作,渐渐的从众人口中的“大魔王”变成了“菜东”,最终在2016年退役,退役时只有26岁。据韩国创意内容署发布的《2018 电子竞技现状调查报告书》显示,职业选手的平均岁数位20.8岁,而平均职业周期只有2.8年。

  金字塔

  这些例子都来自金字塔顶端的选手,然而占绝大多数的选手和从业者还要面对更多现实的考验。根据伽马数据提供的《2018年电子竞技产业人才报告》显示,电竞产业的平均月薪已经达到11124.8(包含职业选手和游戏主播),基本和游戏行业从业者持平。

来源:伽马数据来源:伽马数据

  但这个平均值其实有很大的“水分”。这就好比“我和姚明平均身高1米8一样”,从业者当中包含收入较高的电竞游戏研发和电竞技能培训领域,而占市场需求67.5%的电竞赛事服务人员普遍在平均线以下,近4成人员月薪不足8000元,4000元以下的人数占7.5%。

  此外,顶端职业选手的极高收入,让许多从业者的薪资再次“被平均”。2018年Top100的电竞选手收入数据中,有13位中国选手,他们的总收入高达4690万人民币。

图源:esportsearnings图源:esportsearnings 

  不过,电子竞技发展到今天,从业人员即使不能在单赛事、单领域中找到出路,也有了更多的选择权。

  孙石曾在2007年获得过CS1.6大学生赛事的全国冠军,半条腿已经踏入了职业电竞的圈子,但面对当时平均2000元的薪资待遇,孙石还是选择放弃,他认为“这是一个现实问题”,那届的队友中,也没有一个人走上职业电竞选手的道路。

  如今,孙石已经作为电竞从业者,在行业内摸爬滚打10余年,他感慨道,“如果我夺冠的时间是2017年,我肯定不会放弃”。这不仅仅是因为薪资水平的倍数提升,迅速扩张的行业环境提供了大量电竞相关的就业机会,选手在职业生涯遇到瓶颈时,将拥有更多的出路,甚至可以直接投身直播行业,成为一个游戏主播。2017年在直播宏利的刺激下,大量的职业选手转型到直播行业,不过在个别成功案例的底下,是成千上万的转型者组成的背景墙,对他们而言,转型主播可能只是从一个金字塔,跳到另一个金字塔而已。

来源:虎嗅网来源:虎嗅网

  虎嗅网2018年的一篇对4500名主播的调研中,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占86%,而收入在10000以上的头部主播只占5%,很多人还是没能逃脱被淘汰的命运。

  同于广大电竞从业者而言,电竞行业同样也有上下游之分,上游的头部厂商、赛事往往岗位分工明确,项目稳定,但在头部之下,职业划定目前仍非常模糊,需要在实践中摸索,孙石在10年间,做过项目运营、赛事执行,到今天的商务对接,大跨度的职业延展性,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个人在单领域的成长空间。

  结语

  这是个好的时代,商业和资本的介入使得中国电竞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市场环境,越来越多的高校设立了相应的学科,培训机构和俱乐部、企业培养基地拔地而起,以填补预计2020年人才缺口将达到50万的中国电竞。

  这是个坏的时代,根据《2018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仅24.1%的受访家长愿意孩子未来从事电子竞技相关的工作,在很多层面上,电竞的社会认同度仍在原地踏步,“电竞等于玩游戏”的论调仍随处可见,“电竞”两个字有时是被利用的符号,有时又成为开脱的借口,让人看不清它本来应该有的形态。

  好在,经历风雨的电竞人仍保持着乐观,“我们有流量、市场作为基础,在夹缝中走到今天,取得了当下的成绩,现在要做的只有继续努力营造更好的环境、体面的薪水,保证后来者的‘热爱’不被轻易辜负和误解,就够了。”孙石对我说道。

  (为保护隐私,受访者为化名)

  作者:李青争

  责任编辑:青峰大辉

  校对:小虫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精彩推荐
相关新闻
CGWR

中国游戏排行榜(China Game Weight Rank)是由新浪游戏推出的国内最全面、最专业、最公正、最客观的多平台游戏评测排行榜,包含了目前市场上所有的手游、端游、主机游戏、VR游戏、智能电视游戏及H5游戏,力图为中国玩家打造最值得信赖的游戏推荐平台。

评天下游戏、测产品深浅—新浪中国游戏排行榜CGWR!http://top.sina.com.cn

新浪游戏APP
新浪游戏APP为广大玩家提供最及时、最个性化的聚合订阅游戏资讯,以及业内最丰富、最具价值的游戏礼包资源,首测资格、稀有道具,成为高玩就这么简单。新浪游戏APP论坛力求打造一个属于所有玩家的超大朋友圈,为玩家的生活增资添彩。新浪游戏秉承为玩家提供优质服务为宗旨,不断优化创新,让我们一起创造快乐!
新浪游戏

新浪简介 About Sina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7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