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新浪游戏 > 新闻动态 > 网络游戏 > 正文
《万王之王2》第四章 险境
http://games.sina.com.cn 2006-05-09 19:22 新浪游戏

  第四章险境

  闪电雷击术,虽然具有一定的攻击效果,但对于大部分魔法师而言,咏唱这个魔法更多的时候是利用他麻痹的效果――被闪电击中后,浑身上下一片酸软,甚至失去了抵抗能力。如果同时在有几个战士在旁边配合,一个刚刚学会雷击术的二级魔法师能够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雷诺尔立刻取出法杖,大声的咏唱起来:“伟大的战神哈玛,请……”

  咒语刚刚吟唱了一半,雷诺尔的声音就忽然消失了。刚刚取出法杖的碧奇怪地盯着雷诺尔看,只见雷诺尔一张一合着嘴,就像一只鱼一样,可是就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碧想开口询问,可是突然惊恐的发现,自己也发不出声音了。

  “寂灭术!!”两人心中同时想到了,并互相用眼睛示意了一下。

  寂灭术--是一种用来对付法师的最有效的法术,当这个法术被施放出来以后,在一定作用范围内的一切人和动物都不能发出声音了。这对于必须吟喔咒语才能放出法术的中低级法师来说无疑是最致命的。

  不过因为寂灭术的咒语非常冗长,在战场上假如有人吟哦的话,也很容易就敌军的人给打断,而离得太远的话,就很难发生效力,另外只要有牧师的话,牧师只要用一组特定的手势就可以解除咒语,所以被应用得很少。

  就在这一瞬间,天空中乌云滚滚,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瞬间把雷诺尔和碧渲染地金光闪闪。

  碧强忍的剧痛,用法杖开始试图解除寂灭术。

  可惜,盗贼们配合熟练地淋漓尽致,绝对不会给碧这样的机会――一群装备简陋的战士、盗贼迅速冲出隐蔽地,将他们包围起来,可怜他们两个拿着法杖的法师和牧师,竟然要和二十余战士血拼,后果可想而知,很快两人就被打得手忙脚乱,如果不是盗贼们怕把法杖砍断被老大骂,如果不是老大明确说了不能伤害这个女人,法雷尔和碧早就被恶狠狠地盗贼大爷们砍翻在地。

  整个战场上一片混乱,人群中刀光剑影的,可是偏偏又一点声音都没有,显得非常得怪异。

  雷诺尔和碧背靠背勉强用法杖遮挡着敌人攻击的时候,渐渐感觉身边的压力顿开始减弱,围攻他们的盗贼好像在一点一点地在减少。离得他们最近的敌人也有点察觉出不对,开始向四周张望。

  “奇怪了,难道有人用隐性术在攻击这些盗贼?”雷诺尔和碧有些不明白。可惜围着他们的人还是太多,他们没法看到外围的情形,只好趁着对面的敌人东张西望之际,用法杖对着他们的脑袋狠狠来一下。

  等到雷诺尔和碧周围的人少到只有七八个的时候,这才发现离他们不远处,赫然是那个黑发男子正在和几个盗贼缠斗在一起。迦兰德的级别要比眼前这群盗贼都要高,战士之间,如果等级高两级以上,战争基本没有任何悬念,就算一个人挑几个也没有任何问题。男子手下还是留了情,大多数都是用刀背砍在盗贼的腿上直接放倒在地上,有几个不开眼的有等级的盗贼还想拼命,被黑发男子用刀锋在身上开了几个口子后,仓皇逃跑了。

  碧赶紧腾出手来解除了寂灭术。

  “啊?怎么又是你!!”能听到自己清脆悦耳的声音这种感觉真好,碧赶紧着多说两句。

  黑发男子看了看他们,默不作声地擦掉了长刀上的血迹。

  刚才黑发男子正在附近的山上捣毁一个狼窝,回来的路上刚好看到盗贼的伏击圈,因为战场被施了寂灭术,所以他无论怎么动作都没有声音,因此他得以在人群的后面,一个一个悄悄地干掉盗贼,等到盗贼发现他的时候,已经少了一半的人,剩下的人就已经不是一个五级战士的对手了。

  男子冰冷的眼神透过漆黑的发帘冷冷地从雷诺尔和碧身上扫过,缓缓地把长刀入鞘,转身离去。

  “哎……哎……你别走,回来。我还有事情。”雷诺尔大声喊着。

  “说!”男子转回身。

  “哦……也没有什么事情……” 雷诺尔语气拖长了语气:“算起来,风水轮流转啦,你也救了我们一命啦,我呢,怎么可能不给你报酬呢?诺,还你的一个铜子。”能和碧大小姐相处在一起,当然也不会是平常人,雷诺尔也并非是一盏省油的灯呀。

  “哼……”黑发男子冷吭了一声,根本没有接扔过来的铜子,转身又要走。

  “抱歉,抱歉,我是开玩笑的了。老兄,别走呀……”雷诺尔语气中突然透露出足够的真诚,可惜……下一句马上就变了味道:“说起来,救你一次值一个铜子,我们怎么也比你值钱些,最少比你值钱两倍以上吧,给多了呢,碧还得说我,那两个人算起来给你四个铜子吧。”雷诺尔郑重其事地从怀里掏出其它三个铜子扔了过去。一边扔,雷诺尔一边满脸坏笑地举起法杖准备随时给这个男子一些必要的教训。

  可惜,男子根本没有理会砸在身上的铜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加快了步伐、

  “哎……别走!”碧这次真着急了……不是生气,而是碧家大小姐从小到大还没有见过这么酷的男人,好有型好有意思哦,自己的朋友中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回到教廷中,也是和姐妹们吹嘘的好资本――碧绝对是这么想的。

  与此同时,雷诺尔也收起法杖,上前挽住了黑发男子雄壮的肩膀:“兄弟,老装得那么酷干嘛?现在咱们已经有了五枚铜币了,与其这么扔来扔去的太可惜,何不去喝上一杯呢。”

  黑发男子嘴角流露出无奈的苦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以示默许。

  “别急着走呀,我在城里看到过悬赏缉拿这些盗贼的告示呢,雷诺尔你快封锁现场,等回到镇子也许可以拿到不少赏金呢。”碧看着满地的盗贼,早已经忘记了刚才的危险,湛蓝的瞳仁里扑扑扑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要说这碧,不论嫁给谁,都是持家的一把好手。所为勤俭持家,勤俭两个字在碧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哎,真爱管闲事……”无奈的雷诺尔只好再次拿出法杖,一个封印术将已经倒在地上的盗贼都封印起来,这样在十二个时辰内,这群盗贼就休想跑掉了。

  凤凰酒吧。

  还是那个靠窗的座位。

  雷诺尔和碧终于与迦兰德坐在了一起,刚刚领到的赏金,让三个人得以品尝到这里最昂贵的朗姆酒。对于碧这样的小女孩来说,这酒也太冲了些,只喝了一口就不禁皱起了眉头。

  终究都是年轻人,三个人很快就聊到了一起,先是每个人自我介绍了一下。

  “我叫碧,碧.冯. 伊兰,哈哈,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呀,这么年轻的牧师当然是出身于贵族了。”心直口快的碧率先说道,并没有注意到迦兰德的目光一黯,神情有点不自然。

  “他是我表哥,雷诺尔.冯.珞斯,算是一个天才法师。”碧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恩,当然比起我来还差那么一点点。”

  “是,是……是……是”雷诺尔头点得和小鸡吃米一样:“可惜,我们家老妹当初因为担心我打不过别人会受伤,所以才自愿去教廷。如果我们家老妹愿意学习魔法,我估计,现在怎么也得混一个魔法学院院长当当。这才是响当当的天才……儿童。你明白么?就是那种天才……儿童!”雷诺尔刻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发音。

  “这两个人还真是一对活宝。”黑发男子露出了苦笑:“我,迦兰德.李。”

  啊?听到了这样的姓氏,尽管心里多少已经有准备,碧和雷诺尔脸上还是禁不住飘动出一丝诧异。

  李--是东方大陆最为常见的一个姓氏,和碧的姓氏--冯.伊兰相比,一个代表的是无可救药的罪民,一个代表的是最高统治阶层的贵族,怪不得刚刚听到碧的自我介绍时,迦兰德会明显的不自然。

  “我不是奴隶,也不是东方人。”迦兰德顿了顿又继续说到,“可是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只记得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人骂我是‘杂种’,每天都有很多孩子围攻我,打我,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每天都过着逃跑的日子。”

  “不过,不论我受了多大的攻击,每次我总是能大难不死,很奇怪吧,刚开始我也很奇怪,后来才发现,每次我受伤后身上都会有白光帮我疗伤。”迦兰德没有理会碧和雷诺尔两个人脸上的惊讶。

  “大人们看见了我身上的白光总是会惊呼为神迹,所以除了小孩子,没有大人来伤害我。我十岁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极为慈善的牧师,那是一个伟大的人,他告诉我,那白光是神的恩泽,因为我是受到神眷的人,我是受到

战神哈玛庇护的人,因此我具有与众不同的能力!如果没有神的恩泽笼罩在我的身上,我早就死了。”

  “那位伟大的牧师教给了我很多东西,也是从那年开始,我决心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献给大神哈玛,没有哈玛,也就没有我。”迦兰德脸上露出了同龄人根本不可能有的坚忍神色:“我是一个注定要为大神哈玛奉献一切的战士。”

  “你从小就一直是一个人吗,你真了不起。”碧刚才听迦兰德简单的介绍,同情心已经有点泛滥了――小女孩想不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苦楚的人。

  “那你不停地用各种任务历练,难道是为了报答大神哈玛?”雷诺尔有点怀疑迦兰德的虔诚,这个世界不会有这样单纯的人吧?在雷诺尔的认识中,还没有人会善良到如此地步。

  “当然,大神即将开始第三次东征,我必须用不断的战斗来磨练自己,让自己更具有战力,为大神奉献我的一切。”迦兰德一字一顿,斩钉截铁地说到。

  话音刚刚落下,酒吧的门被突然冲开……

  一众全副武装的城防战士冲了进来。酒吧中的人全都惊慌地站了起来,只有迦兰德三人还坐在那里自顾自地喝酒聊天。

  一个教廷神职人员在一个小队长模样的武官的陪伴下走进了酒吧,两人穿过门口的士兵,径直走到了迦兰德三人的桌前。

  那个神官指着迦兰德说到:“在大神哈玛的土地上,怎么能容忍有这样的异教徒出现,至高的大神,请饶恕这审查不周的过失,我将会惩罚这异教徒带来的邪恶!”

  “士兵们,立刻将这异教徒拿下!”随着神官旁边的武官的一声令下,酒吧中的城防士兵立刻将迦兰德三人包围,无数杆长枪指向了三人。

  “我是中央神学院碧,你们要干什么?”碧笑嘻嘻地站了起来,雷诺尔一把按住了也准备站起来的迦兰德,顺便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中央神学院可是教廷高阶人员的大本营,西大陆上超过一半的红衣大主教和大主教都出自中央神学院,没有人敢轻易得罪中央神学院出来的牧师――说不定这个牧师和哪位大主教是一师之徒呢。

  果然,听到了中央神学院的头衔,举着长枪的士兵们一脸尴尬,甚至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是否该把手里的长枪放下来。

  “我也是中央神学院毕业的牧师。阁下身为神职人员,怎么可以和异教徒混在一起,难道,你在学院中没有学到应有的知识么?快点协助我们抓住这个人,慈悲的主神会原谅你们不察之罪的!”神官脸色阴沉,语气中充满了质疑。

  周围的士兵听到了这样的话,再次握紧了手里的长枪。


编辑:猫猫不哭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17,000篇。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热 点 专 题
新创意休闲网游跳跳堂
超级乐者音乐游戏盛典
Micmac 共享角色网游
天下贰 回归炎黄传说
巨商2 商业冒险的传奇
金普雷杯年度游戏评选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北京网通提供网络带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