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新浪首页 > 游戏世界 > 新闻动态 > 产业服务 > >  正文
向游戏的小白脸致敬
http://games.sina.com.cn 2004-08-06 19:42 家用电脑与游戏

  


眼见为虚

  

  

  文/台城柳

  周末两天,疯狂地玩《苍之涛》。男友常说我毫无鉴赏力,不懂的欣赏CG,不懂分辨画面设计与情节的好坏,也没有所谓的游戏传承与断代的概念。玩任何游戏都是糟蹋了。

  也罢,我不若他,野心勃勃要编译《视频游戏史》,好让自己名利双收,只是玩而已,轻松点,OK?

  《苍》的主人公是桓远之。羞愧啊,中文读了四年,居然恬不知耻地读做hen远之,男友身边一声冷笑,骂:笨蛋!实在羞杀人也。读归读错,却不妨碍我照旧玩得兴高采烈。

  坊间有人说《轩辕剑》从四代起,很大的突破是以女主人公为第一视角,新鲜归新鲜,我们这种从李逍遥王小虎过来的人还是对男主角的感情好一点(异性相吸的说)。估计DOMO还是了解到我们这种游戏欧巴桑群体所在,知道我们永远喜欢游戏中的小白脸,所以一进去《苍》的游戏菜单界面,首先看到便是老大一张闭目沉思的桓远之肖像,一旦选择之后,桓远之的眼睛便会慢慢张开,颇有意思。

  实际上,依我的口味,桓远之不能算是帅哥,致命伤是嘴巴太大,其次的毛病是欲求不足,想得太多,整个《苍》就是因为他的汉夷之分而一发展再发展,最次的毛病是动作生硬兼矫柔造作,游戏中有几次是操作桓远之进行游戏,他跑的姿态,哎呀我的妈呀,为什么总用一只手挡出脸足不动裙的跑呢?你又不是浔阳江头那个琵琶美女,别让我吐好不好?

  问题在于,桓远之穿的是白衣,桓远之戴的是高冠,桓远之束的是博带,虽然有时有点落寞,但有时又有点温柔,你不知道我对这几样东西太有好感么?以前看古龙,说到男主人公出场,一树,一几,一琴,长身玉立,白衣胜雪,立马感觉那个舒坦啊,绝世潘安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桓远之和小车子爬山的时候,桓远之落后了,小车子说:“那是因为你爬山也是宽衣大袖啊。”小车子啊小车子,虽然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带来军事上的强盛,但毕竟那么多年的幽幽古风都这样没有了呀,当年的高冠博带,“轻利僄遬(速),率(骤)如飘风”,那么多飘逸与自然,都是在宽松的广袖曲裾之间啊。

  如今我每天都穿着裤装走来走去,偶然穿裙装,还要考虑是不是“要想美,露大腿”,把叉开到一弯腰可能看得见小裤裤的地步,来招摇人心。看见《苍》中前前前朝的繁复衣饰,才悲哀地想:含蓄呢?欲说还羞呢?那种不动声色的诱惑么?

  偏题了,我该只说男人的。不管了,对白色衣服有偏好,所以会喜欢小白龙,还有现在这个有点怪里怪气的桓远之。偷偷看了一下攻略,为了国仇家恨,最后桓远之居然杀了小车子,当然,悔恨也是有的,伤心也是有的,于是把自己封闭在太一之轮内千年,据说是让人潸然泪下的。现在还没有看到千年后暮色苍苍的桓远之,也许那时我会感动吧。更也许,我就会忘记他,我只喜欢漂亮的人,纵然游戏,我也只喜欢小白脸。SORRY,老而不死的桓远之,我忘记你,一如你不知道我在写你。

  我们,游戏

  文/食火鸟

  我玩游戏已经有七年了,在那些资深玩家的眼中,不过是小儿科似的记录。但我在这里并不是想探讨游戏龄的问题,我只是想说一下游戏和我们。

  在前些天,我的两个朋友,同时也是我的两个同学,他们是恋人,分手了。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对于这样的结局,我表示惋惜。关于他们分手的理由,我也许不得不提到某个赫赫有名的网络游戏。虽然那并不是主要原因,但我却由此想到了很多。我们,游戏,到底这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从小学开始,我就和朋友们在家里围着电视玩游戏,那段快乐的日子伴随我度过了童年,我也能够深刻的体会游戏带来的乐趣。直到现在,我仍然在这个充满幻想的广大世界中往返。我想很多人大概也有和我有同感,我们游戏着,我们快乐着。但有一种东西东在过度的演化之后,似乎失去控制了。

  练级,练级,练级。

  游戏似乎已经背离里它作为快乐源泉的本来面目,似乎已经是歇斯底里状态的疯狂。这个词并不夸张。在五一的七天假期里六个通宵,这也许是大学生可贵品质的一个体现吧。三餐已经无法划分,白昼也没有区别的必要,24小时里,在床与电脑前转换,天昏地暗也没有关系,似乎除了装备和级别,其他什么都不在重要。这是我所处的大学校园,这是我周围人们的真实写照。

  也许没有人会理会游戏开始时的提示的“健康游戏忠告”,那和香烟外包装上的提示有着相同的含义。我只是看到一只一只香烟被点燃,然后消失,如同一张又一张的点卡废弃在喧闹的网吧里。

  因为游戏,我们失却了很多,每个沉溺其中的人大概都有相同的认识。时间、金钱、阳光、还有微笑,很多年以后我们可能在才会发现这个。但似乎很少人在乎这个,年少轻狂似乎是人生必经的阶段,三十才“而立”,时间对于我们是种廉价的资源。

  我不是板着面孔的说教者,我不想在这里引起大多数游戏爱好者们的公愤,我也没有任何让他们放弃自己所爱好的游戏的理由。我只是想在他们退出游戏世界的时候能有所觉悟,是我们在玩游戏,不是游戏在支配着我们。

  走出游戏,有时候阳光也很美好。

  眼见为虚

  文/放歌

  看某广告:一美女头像赫然占满整个屏幕:其明眸皓齿、冰肌玉肤,秋波流转间,粉颈微扭,将光洁白净、弹指欲破的脸由左至右请观众鉴赏,神情中流露的那份高贵自信更是让我等浊物不胜倾倒,只恨红尘茫茫,无缘一见……如此这般后,佳人朱唇轻启,曰:“你看得出我擦了粉么?”

  列位,休怪我唐突佳人,立马就不忍再看下去了!或准确地说,是不敢再去看了——“你看得出我擦了粉么?”——言下之意明显就是“我擦了粉滴!你就看不出来”,再深入一点,更不是味儿:“我这脸,全靠擦了粉滴!”——尽管屏幕没有一丝雪花点,那脸也白皙依旧,却开始觉着眼前有一块烧糊的芝麻饼晃来晃去了。

  说啊说啊,就扯到某些游戏广告上了。

  那些陈词滥调却语出惊死人的口号标语就暂且不去论了,抽象的形容词理解自由度太高,总之你就理解成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本游戏是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寿与天齐了。老古人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那么我们来瞧瞧实实在在的游戏画面吧,或视频预告,或截图欣赏,那都是看得见甚至摸得着的,这总不会有差了吧。可事实真的是太不幸:非也!

  话说《某某》是前段时间非常火爆的一款网络游戏,它宣传口号中用的形容词是天花乱坠,当然,对于中国玩家,这些都已然是家常便饭了,我还好也算不是太笨,不至于再上游戏杂志和网站的当了,决定“眼见为实”一下。一找,果然网上有其游戏画面的视频演示可供下载,Down下来看过后,确实为之惊艳,登时磨拳擦掌。再一看配置要求,爱机比其推荐的还稍稍高那么一点,就忙赶着快车给它拉回了硬盘。在更新进度条长长短短地一番变化后,进了。又几个小时后,退了,并郁闷了。

  我就搞不懂,为什么游戏的视频录象怎么就和实际操作怎么看也不像是一母所生?能够将一款劣质游戏剪辑制作出如此漂亮的宣传动画,相关人员只作游戏破坏中国的游戏事业,而不去当“第X代导演”拯救中国的电影事业,这算不算是一种资源浪费?总之,我关于这款游戏美好的心情已经被打磨干净,又一次新的上当感觉——敢情眼见的也并不一定为实。

  相较而言,倒是某“擦粉广告”还可爱些,人家擦了粉,便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某些游戏自欺的擦了粉,却又不光自欺,更去要欺人,等到玩家进了游戏,游戏脸上那厚厚的粉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也就一切大白于天下了——何必呢?我不知道这样的把戏还要玩到什么时候,只是想起了一句俗话:

  鸭子再打扮,它还是扁嘴。

  孤独的菜鸟

  文/LINK

  这是一片充满了低级小怪物的原野,属于“新手练功区”,不久前,这里还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现在,和我同时“出生”并同在这片原野战斗过的那些人们都远去了,确切的说,他们都升级了,去更高等级的地方战斗了——只有我,还在这里孤独的挥舞着低级的宝剑,拿着面劣质的盾牌,呼哧呼哧的与小怪物们周旋着,偶尔有一两个新进来的角色陪我练上一会儿,然后很快也就升级而去。我对此并不觉得不舒服,我喜欢这游戏,每天练一小会,也不累,觉得很开心。

  我的这种习惯,来自于我在另一个世界里的练级体会,我在那个世界里练级练了二十多年了,从小,我就受着练级的教育:

  妈妈说:“看,隔壁的平平又得了小红花了,你怎么没有?”——在我的幼儿园时代,小红花算是一种等级的标志;

  老师说:“你要努力,你在班里才排33名,你同座的平平可是第3名,你要好好向他学习。”——在我的中学时代,老师每个学期都要给我们排定等级,我总是不高不低;

  同学说:“听说了吗,平平签的是IBM呢……对了,你的单位落实了吗?”——大学毕业的时候,大家落户的单位也被排定了等级,我是等而下之的私营小公司;

  女友说:“你们老板怎么老不加薪啊……平平上班才一年,就开上车了呢。”——在社会上,人们以薪水的高低为标准划分了等级。

  我感觉自己已经在非常努力的练级,可是却总也难以得到提升,而平平总是穿着豪华的铠甲,拿着闪光的大剑从我面前飞驰而过。我练了二十年的级,也没能练过他。这和我练功的时间无关,或许是我自己笨吧,我这么想,所以我喜欢看周星驰,看小人物的飞黄腾达史,幻想那里的人物就是自己。

  后来有一次,我扶着破自行车从一栋气势不凡的大厦门前走过,看见了平平,他西服革履,面带笑容,快步走向一辆豪华的黑色轿车,拉开门……然后一个中年男子从中走了出来,平平用手挡住车门上方,作出恭敬的姿态,那男子只是斜眼瞟了平平一下,便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上了大厦的台阶。平平快步跟上前去,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他的表情,那不是一个从小到大都是第一名的那个平平骄傲的表情,而是和我一样,是一个充满了对等级的渴望,疯狂练级者的表情。

  在那时,我突然明白了,吾生也有涯,而练级无涯。所以,从那以后,我在网络游戏里,也喜欢和在现实里一样,在升级的狂潮中,做一个孤独的菜鸟。

(以上文章刊载于《家用电脑与游戏》2004年7月刊,由《家用电脑与游戏》杂志授权转载)
评论】【推荐】【打印】【关闭

 相关专题:家用电脑与游戏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笔名:   密码: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7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北京市通信公司提供网络带宽